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187 幕后黑手

作者:十一是十一更新時間:
    兩船相靠,侯春嘉帶著纜繩跳過來,將兩船固定。

    陳南遙和木妍則幫著侯不夜捆綁俘虜。

    幾個武者都被特別照顧了,一時無法醒來了。

    全船唯一沒被打暈的船員只有船長吉里安奇諾,木妍將他的手指簡單包扎了一下,和其他俘虜一起拖到直升機平臺上安置。

    通過對方撞擊的意圖以及船上這么多武者和武器,大家不用審問也得出了結論,這艘船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前來救援的,而是有預謀的攻擊。

    讓大家不解的是,似乎這一船的水手和武者都是一根筋的莽夫,只會沖上來硬拼,雖然勇氣可嘉,但卻沒什么用。

    開槍攻擊的話,也許會對結局有多大影響,但至少能讓侯不夜陷入被動。

    就在懂法語的陳南遙揪著船長逼問緣由的時候,搜索全船的侯不夜和侯春嘉,發現了直升機甲板下面的秘密隔層。

    打開艙門,滿倉都是暈倒的人,見狀,兩人非常震驚,一艘救援船怎么會關押這么多人?

    侯春嘉急忙去叫木妍來看看這些人的狀況,而侯不夜神識一掃,心中疑惑,索性躬身爬入其中,將一個瘦小的孩子給抱了出來。

    轉出艙門的時候,恰好遇見趕來的木妍,只是一瞥,木妍便驚呼出聲:“這孩子身上有靈氣!”

    孩子正是坐在排泄孔旁邊的小家伙,此時也在沉睡中,不特別注意的話,很難察覺到他身上的微弱靈氣,而且這些微弱的靈氣還在漸漸消散,若是發現得晚一些,他看上去就和普通人無異了。

    木妍一番檢查,發現狹小的艙室內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昏睡中,除了一些擦傷外,并沒有其他外傷,只不過狀態都不太好,即便被強行喚醒,也是昏昏沉沉的。

    三人決定先帶著特殊的小孩去見陳南遙,順便問問被俘的船長,這些被關押之人的來歷。

    船長吉里安奇諾還不等陳南遙動手? 便將自己知道的情況都倒了出來? 可惜他知道的也不多,最有用的消息就是指認了達蒙和他的手下? 將所有責任都推給了這些在摩納哥掙錢的黑幫“盟友”。

    不過當船長看見三人帶著一個小孩來到甲板? 身子就開始不自覺地往地上滑,攔截和關押偷渡客的事情? 可都是他們自己做的,沒法推卸給達蒙他們。

    通過陳南遙轉述船長的自白? 加上木妍又喚醒的其他船員拉來佐證? 大家很快就將基本情況給弄清楚了。

    調查攻擊的理由,還是要從達蒙和他的三個手下入手。至于“救援船”和偷渡客之間的問題都是爛賬,侯不夜覺得管不了。

    可惜還是沒法解釋船員的異常表現和掌握靈氣的小孩。

    現在兩船所在的航道,每日來往的船只不少? 再耽誤下去可能引來其他船只? 便又是新的麻煩,侯不夜有任務在身,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一番商量后,大家決定,將達蒙等人弄到自己船上? 稍后慢慢審問。

    將原本的“綠色布爾吉巴號”的通信和導航設備毀壞,船員統統打暈? 開啟自動巡航,醒來之前就讓他們自己飄吧。

    侯不夜估計至少三天以后他們才能找到港口? 那時候伯納黛特號應該已經抵達希臘了。

    最后是偷渡客們,大家決定把“救援船”的兩艘救生艇都給他們? 裝上水和食物? 愿意去歐洲還是返回北非? 都隨他們。

    好在偷渡客們都在陸續醒來,他們能聽懂法語,經過陳南遙的一番解釋,立即不住感謝,搶上食物和水,開著救生艇就跑了,臨走前只詢問了歐洲的方向。

    偷渡客中,唯有侯不夜發現有靈氣波動殘留的小孩沒有醒來。

    通過問詢其他偷渡客,大家得知這孩子的母親已經遇難,現在孤身一人,女孩們動了惻隱之心,決定將這孩子留在船上,如果方便的話,將請求希臘或者南塞政府照顧他。

    至于船長,打暈他的時候,侯不夜多用了些力氣,敲掉了他幾顆牙。

    可惜他不知道是船長下令撞毀偷渡客的小船的,因此造成了多人死亡,不然的話,就不是幾顆牙那么簡單了。

    兩艘小艇向北,救援船向西,伯納黛特號游艇向東,不久后海面就恢復了平靜,一切都消融在深邃的大海中。

    ……

    伯納黛特號底艙的倉庫,敲門聲打斷了陳南遙的審訊工作。

    “不夜啊,什么事?”

    “南姐,怎么樣了?問出新東西來沒?”

    “還是那套說辭,到底啥事?別打擾我工作!”

    “哦,那小孩可能快醒了,阿妍讓我來叫你。對了,她一直在念叨一個詞,不知道你知道不,好像是‘阿帕法師’……”

    “什么阿帕法師啊,不像是法語,這樣吧,你繼續敲打敲打他們四個,我去看看!

    侯不夜接過陳南遙的工作,捏著拳頭,向傷痕累累的四人露出了微笑。

    達蒙見到是侯不夜接班,恐懼地尖叫:“我說得全都是真的,只有大老板迪米特里才知道原委,我們是真的不知道!”

    可惜侯不夜聽不懂法語,雖然猜出此人一直在說的“迪米特里大老板”才是問題的關鍵,但是大家不能現在返航摩納哥去找他算賬,只有把氣撒在這四人身上了。

    陳南遙的審問還是弄出不少消息,得知所謂救援船就是從馬耳他出發的,以防萬一,馬耳他自然是不能去了,游艇緊急掉頭往南,轉向突尼斯的馬赫迪耶補給。

    抵港前,四個家伙被捆好丟入海中了,大家一致認為這樣處理最為合理,至于幕后的迪米特里,等忙完手頭的事情,再去摩納哥找他算賬也不晚。

    關于迪米特里得情況,陳南遙通過購買武器的中間人也查出了個大概。

    法蘭西的俄裔黑幫,勢力遍及南法,業務從販賣武器、人口到暗殺販du無所不不包。

    賭博業反而是他比較干凈的產業了,在摩納哥的賭場承包了一個是私人廳,收入不菲。

    中間人分析,迪米特里黑吃黑的可能性不大,畢竟這次交易本就是先款后貨,想要黑他們只要不給貨就行。

    所以一定有其他變故在其中,暫時騰不出手來的茶館眾人,也只能先讓中間人去探查緣由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全民内蒙古麻将免费挂 JJ比赛千炮捕鱼飞碟鱼 双彩网排列三走势图 股票交易的佣金 好友麻将软件 博彩投注平台一Welcome 645组选的关系 免费棋牌游戏现金下载 台湾麻将技巧 3d制作历史记录在哪找 新浪爱彩篮彩推荐 广东新11选5开奖信息 比特币暴涨利好深科技 山东麻将都在那里玩 双色球50人合买 中华竟彩网 极速赛车全天一期计划60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