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二百一十八章 決賽

作者:柿子鯨更新時間:
      11月26日,上午10點,大競技場,新人賽最后的決賽即將開打。

      當新人賽到了冠軍決賽的時候,很自然的,雙方的待遇再度提高。

      在一段炫酷的武斗pv剪輯后,諸多強敵逐一登場,一路披荊斬棘進入決賽,高大的背影逐漸顯現真身,手持神兵的王四奇耍了一段劍舞,擺了個姿勢,來了一句。

      “我會證明,誰才是這次新人賽最強!”

      而當鏡頭轉向了鄭禮卻看到那人咸魚一般的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吃著薯片,玩著游戲機。

      似乎,想起了什么,鄭禮回頭,對著鏡頭滿臉無所謂的說道。

      “聽說,你已經提前鎖定了亞軍待遇?呵,有自覺是好事,那就快點完事吧!

      還有什么,比這毫不掩飾的輕蔑嘲諷更能拉起熱度。

      當鏡頭一分為二,一邊是悠然自得的鄭禮,一邊是臉都漲的通紅的王四奇的時候,巨大的觀景臺都響起了雷鳴般的呼喊和加油。

      而在賽場之中,鄭禮也不會想到他花了一分鐘錄制的小視頻,效果居然如此之好。

      現在的他,正在為剛剛被告知的地形頭痛。

      雖然已經知道了他們會更換場地,給自己一個相當不易的環境,而當真正看到場地的時候,鄭禮依舊倒吸了一口涼氣。

      “火山?!你們瘋了?”

      那是一個不大的中級立體戰場,地區三分之二的區域覆蓋著火山灰和火山帶。

      “還是正在噴發的火山?你們怎么做的?”

      看著那一個個正在冒著火焰和煙的巖漿池,還有正在緩慢噴涂火焰灰的火山口,鄭禮有些無語了。

      “哦,我們把一個火山系神話生物丟下面了,然后找兩個火系神話生物陪他放心,這只是普通的火山爆發,是神權對地形轉變后的結果,不是神性攻擊,挨上一兩發也只是重傷!

      哦,這就可以放心了個鬼。

      “開打后,戰場肯定會火山爆發吧。到處都是火焰和濃煙為了限制我的紅外線視力和遠射,你們還真是用盡手段!

      這次,鄭禮的抱怨,卻沒有得到回應。

      耳機之中,只有“嘟嘟嘟”的忙音。

      正在緩緩打開的鐵門,還有門外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昭示了這年末的煙火舞會的召開。

      依舊執著于現有情報并沒有意義,雙方都應該是剛剛得知賽場的具體條件,僅僅只是一眼,鄭禮就放棄了占領高地的決策。

      先不提那地形中端的最高點肯定會遭遇對手,那巨大的火山口正在開始噴涂烈焰和濃煙,怎么看都不適合靠近。

      “轟!”

      但最先爆發在天上的,確是山腰的一個巖漿池。

      火焰和碎石都飛起來了,致命的確是正在地面蔓延的大量的巖漿,流淌之處瞬間化作火海地獄。

      “這也不能靠近嗎?”

      掃了一眼,鄭禮就看到了至少四五十個噴吐點,很多區域都成為了禁區。

      這么說來,在戰斗中還要防備周遭的地理情況這似乎也對低反應的自己很不利。

      但鄭禮卻笑了。

      “的確非常不適合我的環境但似乎,也是展示我能力的最好舞臺吧!

      “咔嚓!”

      當穿著黑色勁裝的鄭禮走出入口的一瞬,后面的鐵門直接砸下。

      天空的煙花一個個爆發,劇烈的火山帶來的不僅有光和熱,還有恐怖的地震。

      這末日之景,只是真正的神話人物的一個翻身。

      看著眼前通天的火柱和火山灰,鄭禮并沒有急著上山,他緩緩的行進著,半空之中,一把把靈刃懸浮飄動,就像是等待其使用。

      周遭散發著金屬光澤的拳套,隨著鄭禮的意志逐漸解體,重塑,時而如匕,時而如劍,時而如弓。

      夢苓雙劍,一長一短,前后各有碎磁晶制成的劍穗,那銀白色的神性光華在識貨人眼中過于璀璨。

      長弓“小白龍”,巨大的弓身是最有力的武器,那潔白的龍骨上隱約纏繞著惡龍的冤魂。

      鬼櫻刃,作為長刀實在太過威勢逼人,那血色的刀身被血能覆蓋,僅僅存在就在污染周遭的環境。

      而在那一頭,另外一個戰士,也拿出了自己全部的武器,刀劍槍盾弓一樣不差。

      或許是偶然,或許也是一種命運,新人賽的交手雙方,都是極其罕見的“武器大師”。

      他們中的靈刃中沒有一具防具這意味著一旦失誤,會結束的非常非?。

      鄭禮并不急在確定無法強占高點后,在確定周遭的環境極大限制了他的遠射后,他一點都不急了。

      他在山腳處,找到了一個離巖漿池稍微遠一點的區域,就在這里耐心的坐下,等待對手的出現。

      “來了!

      預兆和警鈴同時響起,鄭禮毫不猶豫的對天一射。

      “噹!”

      疾馳的箭矢和甘藍色的盾牌撞到了一起,覆蓋著寒冰的玄武盾,擋在了王四奇的胸前。

      而他的靈能雙臂,則手持白虎弓,居然瘋狂撥弦,接著地形的高度優勢,一手連珠箭來的漂亮。

      鄭禮笑了,輕蔑的笑了。

      他踏前了一步,就任憑箭雨落下最近的箭矢,正好落在他腳前,其他三枚散落于周遭.

      “啪嚓!”

      鋼制的箭矢,也直接被踩斷,鄭禮看都沒看,停都沒停,只是繼續向著對手走去。

      步伐不快,節奏穩定,卻莫名的和對手心跳重疊,讓危機感大增的王四奇猛地停下,持盾駐守。

      黃金大弓和龍骨大弓都浮在了鄭禮面前,右手套出一把鋼箭數了數,和對手一樣拿出了四枚。

      左手持弓,右手上箭,沒有花俏的動作,只是簡單的重復,一如既往。

      只是那似慢實快的箭矢飛出去后,觀眾才意識到哪流水般順暢的動作,居然是非常高階的多弓速射。

      這次,四顆箭矢劃破天空,但有的直飛,有的劃弧,有的快,有的慢。

      然后相匯!

      在王四奇面前相撞!

      “鐺!”

      快速的盾牌格擋成功,箭矢飛開,但王四奇卻滿露痛苦。

      當王四奇被眼前的箭矢碰撞吸引了注意力的時候,真正威脅的第二次碰撞,才姍姍來遲。

      “啊!”

      左腳,右肩,各中一箭!

      在鳳鳴流的折射技巧面前,這種中規中矩的提盾防護又有什么意義。

      但這脆弱的鋼鐵箭矢,能對我渾身鎖子甲的防護

      “咳!”

      王四奇一口鮮血沒忍住,直接吐出,胸口紅了大半,他滿臉不可思議。

      在他的印象之中,鄭禮或許只是一個擅長遠程重炮的狙擊手,是一個依靠碾壓硬件水平胡攪蠻纏的暴發戶。

      那刀術是什么鬼,完全就是互砍亂劈,那箭術,應該也只是勉強合格的標準才對?

      莫名感覺到疲憊的王四奇,毫不猶豫的去拔肩頭的“帶毒骨箭”,卻摸了一個空下一刻,那箭矢又重新出現在了鄭禮手中。

      慢放的鏡頭重現了剛才的一幕,鄭禮摸箭上弦的同時,就把漂浮在空中的骨箭混了進去。

      四枚箭,有威脅的就這一枚,具備空間能力和毒性的苓箭。

      場外的歡呼聲震耳欲聾,在真正的頂尖好手眼中,鄭禮的威脅卻翻了幾倍。

      掌握了空間能力的秘刃的鄭禮,用對手展示自己的箭術技巧和稀有能力,根本就是在玩弄對手他第一次展現了苓之箭的歹毒,還有自己真的是一個弓手,還是個異能輔助技巧向的純射手。

      這一刻,才有人隱隱約約注意到了,或者鄭禮不僅是在硬件上碾壓了同齡人。

      在武道上,居然也是碾壓水準!一路胡作非為,仗著硬件欺負同齡人的鄭禮,居然有一手驚人的箭術修為!

      “宗師箭術!頂級的箭術大師,他居然一直藏在了今天!藏到了決賽!”

      而如果鄭禮能夠聽到解說的驚呼,大概只會翻個白眼,滿臉無辜的解釋道:

      “啥?隱藏?我只是沒機會用吧!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全民内蒙古麻将免费挂 足彩进球投注技巧 虚拟货币、股票、比特币、数字币、以太币、以太坊、瑞波币、莱特币 水果派对游戏礼包 新疆自治区福彩中心 了飞500比分 海豚股票软件是什么意思 qq麻将外挂1.9破解版 网球比分直播迅盈 河南22选5复式中奖规则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彩吧助手 7m体育比分 以太币、莱特币、瑞波币、比特币现金交易产品 玩百家乐的好处—官方网址 能玩河内五分彩官网的平台 吉林11选5复式玩法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