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認冷灰
24號文字
方正啟體

正文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外交更勝水牛冤(第三更)

作者:農家一鍋出更新時間:
      帶著系統來大唐正文卷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外交更勝水牛冤“石頭,放石頭,使勁攪,竹筋那里都捆好,在下雪前把城修出來。不然只能凝冰成城!

      黃河邊,修城的大唐將士們在攪拌混凝土。

      城墻一點點起來了,他們沒有振動的設備,依靠人插釬子搖晃。

      非要給個詞來表述,叫夯。

      青稞已經收獲,黃河岸上搭起了水車,拿水力給青稞脫殼,再磨成面。

      吐蕃部族用東西換青稞面和蒸好的青稞米飯、鹵肉。

      現在有償給大唐修城,運輸了、采石了、攪拌了什么的。

      婦人幫著做飯,小孩子送飯送水,同樣有工錢。

      他們發現混凝土的神奇,并決定后面來人叫自己攻城,說啥都不干。

      城又打不壞,往上爬?說是修好幾丈高。

      最近船只往來,運到這里的炸藥包像山一樣,還有竄天猴、箭矢、準備過冬的棉衣、褥子……

      一袋袋的米面、油、酒精、柴油、煤油……

      能打下來嗎?送死?

      吐蕃人不想這么死,沒意義。

      制造投石車、箭樓車,還是沒用,對方有竄天猴,飛得遠,不等投石車進入射程,先被炸碎。

      箭樓慢悠悠推過去,城墻上拋石機一個炸藥包扔出來,樓就塌了。

      趕上風向好,守城的唐軍熱氣球連著繩子前出,更沒法打。

      不,唐軍為什么要守?他們不會攻出來?

      現在的日子很好,需要什么跟唐軍換,明年換農具,然后種地、養牲畜。

      要打也要等以后部族人口幾倍了再說,沒有任何勝算的戰爭不打。

      “姊妹湖那里的溫度已經變低,早上太陽剛升起來的時候,周圍的草上有霜!

      張孝嵩帶著隊伍不回去,各個地方跑,談到現在的月份扎陵湖和鄂陵湖的氣溫。

      那里海拔高本身氣溫就低隨著短暫的夏季過去。

      “再有一個多月,湖岸邊會結冰隨后兩個湖湖面冰封我們可以在冰上行進!

      秦離不在乎冬天,冬天有冬天的手段。

      黃河全封了就能夠在冰上運輸,希望今年的冬天冷一點否則有的地方不冰封。

      “你們冬天不回去?”張忠亮希望羽林飛騎在十六衛的人過來接替,卻沒打過仗。

      “我估計不能回去,我要留下坐鎮,其他人回去再派新的隊伍來適應氣候!

      秦離不是很確定調他走,他必須走,他愿意在當地度過一個冬季。

      他更熟悉情況,并且不冒進,換一個喜歡玩戰術的天知道會干出什么事情來。

      弄不好會趁著冰天雪地的時候深入敵后打一次突襲,打完再跑。

      萬一因為冬天寒冷馬匹承受不住,哪個地方耽擱了吐蕃大兵圍剿,兄弟們會死傷慘重。

      自己被派來就是因為任何一個玩戰術的在自己面前都占不到大的便宜。

      沙盤戰自己即便丟一個小地方或多損失幾十上百人,戰略位置卻不動。

      何況自己又不是不懂突襲,很多次沙盤戰把對手給坑了。

      像三國演義中的司馬懿,諸葛亮怎么調,我守住位置,你奈我何?

      當然,若把郭長史派過來接替自己,該擔心的是吐蕃。

      “你回去不?”張忠亮又看向郝靈荃。

      “我不能回去,李東主叫我來的時候已經跟我說過,我跟你們學習,我當將軍怕出事兒!

      郝靈荃搖頭,他還是沒有完全適應自己的覺得。

      最近他跑去跟三個不怎么穩定的吐蕃部族談判,三個部族被他給說服了,愿意幫忙修城。

      他就這個本事最大,外派,找對方接觸,忽悠對方。

      之前他就是這樣立的大功,很驚險,差點把人給放跑了。

      張忠亮倒不覺得郝靈荃哪里差,至少三個部族態度轉變被大家看在眼里。

      郝靈荃敢自己一個人過去說,連續三次,皆成功。

      更有意思的是他跟人家三個部族的撫千拜了把子。

      說好的部族不主動進攻大唐,他只要在這一天,就不會讓唐軍傷害部族的人。

      他答應三個拜把子的部族冬天不會因凍餓而死人,三個部族相信了,過來干活不要工錢。

      張忠亮始終認為郝靈荃當將軍屈才,應該當宰相,專門負責外事。

      “郝將軍,盤上炕了?”王君葵也想到了郝靈荃答應對方部族的事情。

      “盤了,沒有磚頭,用泥磚盤,容易塌。他們說塌不怕,可以再盤。

      我跟他們商量,他們用牛糞、馬糞、羊糞,跟我們換煤。

      李東主說要種藥材,或者找到好的藥材,在旁邊給施肥,留下標記!

      郝靈荃面對能指揮打仗的節度使和副使表現得很尊重。

      “我寫信與李易說一下你的情況!

      郭知運跟著認為郝靈荃當將軍不適合,有更大的舞臺。

      “我也寫封信,看能調來醫護人員不,我們需要醫生。

      李家莊子有九十個人,羽林飛騎會一點。

      還有藥和設備,關霖一家需要,關霖家的兩個孩子聰慧!

      郝靈荃無所謂,他反正當上將軍了。

      在李家莊子住和學,心態平和,知道自己立的功在李易面前不算什么。

      大家都寫信,每個人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寫,不需要跟別人交流。

      晚飯之前信送出去,按照現在的距離和十里一驛的傳遞方式,明天半夜的時候能送到長安。

      ……

      “什么,敢查我晏氏?哼!我去找張九齡和黃岸!

      在廣州剛上任的晏解得到了來自駛遠縣的情報。

      他憤怒,要問個清楚,質問。

      張九齡等人在吃蒸腸粉,李易給的制作辦法,本來就是李易那時廣州的著名小吃。

      吃牛肉餡的腸粉,水牛。

      覃水帶來的水牛,被一艘船給撞死了。

      水牛在海邊,一艘夷商的船開著帆,不知道怎么操作的沖上岸,把覃水的水牛給撞死了。

      對方賠出了一百頭水牛價錢的貨物,覃水才把自己的‘牛!o處理了。

      她說水牛是她從小陪伴她的牛牛,夷商看在一大群拿著武器的山民情況下,選擇相信。

      然后牛牛就這樣被卷進粉皮里給蒸了,它的價值確實很高。

      覃水家在陸州,屬于廣西,廣西水牛開梯田用的,平時也舍不得殺。

      帶過來準備在這邊繁衍,一共二十頭,四頭公的十六頭母的,死了一個公的,都不好分配了。
(←快捷鍵) <<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 (快捷鍵→)
全民内蒙古麻将免费挂 og真人东方馆 天天捕鱼2电视版破解版 香港麻将免费下载 及时比分 捕鱼大师游戏 腾讯麻将外挂 老老时时彩开奖号码 期货行情 qq欢乐麻将怎么胡 梭哈扑克 天津11选5开奖彩票控 期货风险度怎么算的 全民内蒙古麻将微信群 体育彩票超级大乐透往期 快乐8 云南快乐10分11选5